医疗器械独角兽 启明医疗递表港交所

威尼斯报导:

今年3月份,杭州启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公示文件显示,中金公司已受聘担任启明医疗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辅导机构,辅导重点在于做好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准备工作,配合启明医疗制作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文件。

8月5日,据智通财经APP了解,启明医疗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该公司创立于2009年7月,整体变革股份公司时间于2018年11月29日,注册资本3亿元。其创始人訾振军作为中国冠脉PTCA球囊、冠脉支架、主动脉瘤覆膜支架、左心耳封堵器的主要设计者,研发出先天性心脏病介入治疗封堵器及下腔静脉血栓滤器产品,并将产品成功引入国际市场,拥有30多项国内外专利,主持和参与了国家及地方各级政府共计25项科研课题。

典型的核心技术在身的创业家。而启明医疗则在医学专家、瓣膜和心导管研究专家、材料专家共同组成的技术团队和心脏介入器械经验的加持下,其研发的第一代经皮介入人工心脏瓣膜系统(TAVR)产品Venus

A,可通过微创手术对心脏瓣膜病进行治疗。

行业概况

心脏病是描述冠状动脉性心脏病、心律不整、心脏衰竭及结构性心脏病等心脏异常的统称。术语心脏病通常可与术语心血管疾病互换使用,心血管疾病一般是指影响循环系统的症状,血液循环系统包括心脏、血管及神经体液组织。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二零一八年心血管疾病造成18.2百万人死亡,占全球死亡人数的32.1%。

随着基于导管的心血管手术进步,瓣膜成形技术发展为利用球囊使狭窄的瓣叶扩张。扩张的球囊穿过瓣膜的力量令钙化及僵硬瓣叶撕裂变得更加柔韧。主动脉瓣膜球囊成形术令瓣叶的柔韧改善,今心瓣开口较大,减少跨瓣压梯度及相关症状。自2014年至2018年,主动脉瓣膜成形术球囊的全球市场规模按复合年增长率

29.8%增加,且预期于2018年至2025年将按复合年增长率14.7%进一步增加

主动脉瓣疾病主要包括主动脉瓣狭窄及主动脉瓣返流,两者均与人口老化有密切关系。于2018年,受主动脉瓣疾病影响的全球患者人口达到45.3百万,预期于20125年升至51.9百万,主要由风湿性热、先天性主动脉瓣结构异常及老年性主动脉瓣钙化的患病率所致。

启明医疗的VenusA-Valve主要治疗主动脉瓣狭窄或主动脉瓣返流患者进行而设计。中国目前仅有三款TAVR产品获准上市,包括本公司的ValveA-Valve、苏州杰成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按2018年统计,我们的ValveA-Valve

占中国市场份额的79.3%。

股权结构

启明医疗股权结构较为分散,目前有42名股东,其中前三名股东持股比例均超10%,无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第一大股东Horizon Binjiang LLC持股15.985%;第二大股东Ming ZhiInvestments(BVI)Limited持股比例为15.7104%;第三大股东为自然人訾振军,也是启明医疗的创始人,持股比例为10.3077%。

主要财务数据

公司收入主要来源是销售VenusA-Valve 经导管人工主动脉瓣膜置换系统是一种自膨胀式瓣膜装置。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公司收入为1816万人民币。2018年公司收入达1.15亿人民币。2019年半年度收入862万人民币。从成本来看,公司大多数成本支出放在研发上。截止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研发成本占比达到646.1%、90.8%、95.6%。

风险因素

该公司目前销售产品过于单一,只有产品VenusA-Valve。未来发展很大程度依赖研发团队对产品开发能力,如果无法顺利完成临床开发,以及取得监管批准,公司的业务上面会受到极大损害。同时医疗器械的独特性,及时在国内通过相关监管机构审批,但是如果出现在在其他国家审批被拒情况,也是一样会影响到该公司的发展。对医疗器械的研发很大程度会受到招募临床试验患者身体因素影响,致使临床研发活动延迟以及其他不利影响。开发产品是一个漫长、代价高昂同时结果不确定的过程,不成功的试验或程序可能会对公司前景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目前公司销售产品过于依赖公司内部团队,目前暂时没有形成一个良好的分销渠道,启明医疗也表达未来会加强在这方面的渠道建设,加大对新兴市场的医院营销力度,改善目前推广产品薄弱环节。

(文章来源:智通财经网)

(责任编辑:DF120)

玖富集团赴美IPO拟最高募资1.5亿美元

威尼斯报导:

近年来随着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持续整顿,不少P2P平台纷纷主动退出行业,但也有不少企业比如拍拍贷、和信贷、融360、360金融等互金平台实现了赴美上市融资,在不确定中“上岸”。如今,较为活跃的“玖富集团”也要谋求赴美上市。

日前,玖富集团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IPO招股书。招股书显示,玖富集团拟在纽交所或纳斯达克申请ADS上市,代码为“JFG”,最高募资金额为1.5亿美元。此次IPO的承销商分别为瑞士信贷、海通国际与玖富证券(9F Primasia证券)。

不过,行业内饱受诟病又挑战监管的综合借贷利率方面问题,玖富集团也未能避免。

招股书显示,玖富集团2016年至2018年的总净收入分别为人民币22.61亿元、67.42亿元和55.57亿元。其中,来自“贷款服务费”(包括贷款便利服务费和贷后服务费)的净收入分别为人民币22亿元、65.3亿元、53.2亿元,在总净收入中的占比分别达到97.3%、96.9%和95.9%。

然而,在玖富总净收入额中占比超九成的贷款服务费中,面向借款人收取的部分在扣取及计息方式上多处于政策的“灰色地带”。

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玖富万卡(借款时为玖富叮当)某借款人于2017年5月29日通过玖富叮当App申请了一笔本金为3万元的借款。但合同显示该笔借款的本金则为39700.72元,年利率为11.55%,以等额本息方式分24期偿还,每期需还款1850元,不过该借款人银行卡的实际到账金额还是3万元。

对于将各项附加费用计入合同金额并在放款时提前扣除的行为,玖富集团其在招股书中表示,“我们的部分贷款便利服务费和贷后服务费是支付给第三方机构或仲裁服务机构的,因此借款本金发放至借款人时,借款人须同时缴付各项服务费。如果我们的上述行为被监管机构视为预先从本金中扣除利息等费用的行为,我们可能需要修改现有的运营模式并面临高额罚款,并将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业务运营产生不利影响”。

业内人士指出,虽然互联网金融行业备案工作一再推迟,但并不代表行业监管的松绑,业内企业的经营也时刻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文章来源:经济导报)

(责任编辑:DF120)

*ST华业董事长回应上交所处罚 称将尽快完成增持计划

威尼斯报导: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日前,上交所向 *ST华业(维权) 下发纪律处分决定书。对*ST华业、*ST华业控股股东及相关责任人予以公开谴责等处罚。公告显示,公司时任董事长徐红被公开认定十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

对此,徐红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自己服务华业多年,希望能够在公司危机的关键时刻为公司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她表示,“会信守此前对公司和市场的承诺,完成增持计划并在3年内不减持”。

同时,徐红还向记者表示:“即便是不在公司董监高岗位任职,也将会信守承诺,与公司共同进退。”

纪律处分决定书显示,*ST华业存在开展巨额债权投资业务不审慎、未及时向市场披露和如实回复问询函、相关信息披露不及时等违规情况,对*ST华业以及相关责任人等予以公开谴责、通报批评等纪律处分。

受此消息影响,截至8月5日收盘,*ST华业股价下挫2.11%,报收0.93元/股,这是公司连续第7个交易日股价收于1元之下。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上交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谈及股价引发的退市危机,徐红表示:“公司董监高正在积极增持,并承诺不以盈利为目的,同时3年内不减持。”

徐红向记者透露,目前增持计划已经完成一半,“我们也希望能够尽快完成,提振市场信心,但ST股规定每天只能买50万股,所以要逐步才能达成”。

自2018年9月份*ST华业因“萝卜章”事件陷入危机以来,相关事项的真相以及对公司的影响就成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徐红此前在接受《证券日报》等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运营一切正常,我也跑了无数次重庆,重医三院理事会获得成功改选,医疗板块的业务也正在恢复中。”徐红称,对于公司“我有信心,但需要时间”。

据徐红表述,风险爆发后,公司在积极配合调查追赃,也在积极自救,恢复主营业务。此外,她透露,公司也在寻找“白马骑士”,“我们每天都在谈”,但尚未达成实质性的意向。

work_outlinePosted in 未分类

暴风集团杠杆收购变三国杀 中金疑为财务顾问两腿泥?

威尼斯报导: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原标题:暴风集团杠杆收购变三国杀 中金疑为财务顾问两腿泥?

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6日讯 (记者 华青剑 韩艺嘉)7月31日,暴风集团(300431.SZ)发布关于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注函》回复的公告,公告称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冯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光大资本”,光大证券全资子公司)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以下简称“MPS”),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2016年3月,暴风科技(暴风集团前身)、冯鑫及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浸辉”,光大资本全资子公司)签署意向性协议《关于收购MP&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设立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浸鑫”),募资52.03亿元收购MPS 65%股权。

然而光大证券于2019年2月2日发布的《关于全资子公司重要事项的公告》将上海浸鑫再度暴露在公众面前。公告显示,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上海浸鑫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基金面临较大风险。

随即引来暴风集团、光大证券、招商银行连环起诉。2019年5月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光大浸辉、上海浸鑫起诉暴风集团,合计索赔7.51亿元。2019年6月1日,光大证券公告称,上海浸鑫中一家优先级合伙人之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人民币34.89亿元。

另据媒体报道,有市场人士指出,在上海浸鑫跨国收购MPS过程中,暴风集团和光大资本专门重金聘请了业界顶尖中介机构来协助完成此次交易,其中中金公司担任财务顾问。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是否介入收购MPS交易并担任财务顾问电话采访了中金公司,对方回应 “不予置评”。

暴风集团于2015年3月24日登陆创业板,发行价格为每股7.14元。2015年5月21日,暴风集团盘中创下上市最高价327.01元。其后暴风集团送转如下:2015年9月11日,暴风集团公告10股转12股;2017年6月14日,暴风集团公告10股转2.00股并派息0.25元。昨日收盘价4.81元与复权后的上市最高价相比,暴风集团的股价已经跌去96.12%。

中金公司作为暴风集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保荐机构,对公司持续督导期间至2018年12月31日止。暴风集团支付给保荐机构中金公司的承销保荐费用就达到了3980.00万元。

中金公司在对暴风集团的发行保荐书中称,发行人拥有创新能力、研发能力和管理能力,且发行人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实施能够进一步促进发行人业务的发展和提升。

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暴风集团2016年管理费用大增,为2.86亿元,较2015年同比增长85.28%。暴风集团称,管理费用增长主要系提高员工薪酬水平,新增办公地点房租、聘请中介机构以及股权激励费用等增加所致。

此外,易界资本是上海浸鑫的跨境并购海外独立财务顾问。易界资本创始人兼CEO冯林曾在《浦东时报》专访中表示,易界向MPS推荐了有光大资本和暴风科技背景的并购基金上海浸鑫作为潜在投资人参与MPS的并购谈判流程。

另据上证报最新报道,上证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冯鑫此次是被上海经侦带走,案由或牵涉“罗静案”。

收购爆雷冯鑫落马 招商银行光大证券暴风集团三国杀

7月28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隔日,深交所对暴风集团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关于实控人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是否涉嫌单位犯罪、公司拟采取的应急措施等问题做出书面说明。

7月31日,暴风集团发布关于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注函》回复的公告,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经核查,公司目前未收到针对公司的调查通知,该事项目前不涉嫌单位犯罪,尚未知是否与公司有关。该事项尚待进一步调查。

据第一财经报道,冯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2016年3月2日,暴风科技、冯鑫及光大浸辉签署意向性协议《关于收购MP&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设立特殊目的企业上海浸鑫。上海浸鑫的目标募集资金为人民币52.03亿元,交易各方约定在上海浸鑫初步交割MPS 65%股权后,根据届时有效的监管规则,在合理可行的情况下,应尽合理努力尽快进行最终收购,原则上最迟于初步交割完成后18个月内完成。若在符合约定条件的前提下,因公司18个月内未能完成最终对MPS公司收购而造成特殊目的主体的损失需承担赔偿责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10月,MPS被英国高等法院宣布破产清算,风险完全暴露,52亿收购资金全部“打水漂”。自顾不暇的暴风集团与冯鑫早已无力履行协议计划收购MPS公司。

2019年2月2日,光大证券发布了《关于全资子公司重要事项的公告》。公告显示,光大资本为光大证券全资子公司,光大浸辉为光大资本下属子公司,由光大浸辉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上海浸鑫已临近到期日,投资项目出现风险。由于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上海浸鑫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从而使得基金面临较大风险。

上海浸鑫中,两名优先级合伙人的利益相关方各出示一份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主要内容为在优先级合伙人不能实现退出时,由光大资本承担相应的差额补足义务。但目前,该《差额补足函》的有效性存有争议,光大资本的实际法律义务尚待判断。

2019年5月8日,暴风集团发布诉讼公告称,光大浸辉及上海浸鑫以公司和冯鑫未能履行《关于收购 MP&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的约定为由,对公司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要求公司及冯鑫承担损失赔偿责任。

光大浸辉及上海浸鑫的诉讼请求为:请求法院判暴风集团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人民币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6330.66万元(暂计至2019年3月3日(含)),合计共7.51亿元。

随后,2019年6月1日,光大证券发布全资子公司涉及诉讼的公告,称光大资本收到上海金融法院应诉通知书((2019)沪74民初601号)。上海浸鑫中一家优先级合伙人之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作为原告,因前述公告中提及的《差额补足函》相关纠纷,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人民币34.89亿元。目前,本案尚处于立案受理阶段,对光大资本的影响暂无法准确估计。

目前,因相关事项,光大资本及其子公司经自查发现名下相关银行账户、股权及基金份额已被申请财产保全,涉及相关银行账户资金约为57.76万元;相关投资成本约为43.88亿元。

据《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限合伙协议》,上海浸鑫出资方中出资最多的为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资28亿元。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招商银行旗下专业财富管理平台,因此实际出资人为招商银行。

另外,今年7月24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的裁定书显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财产调查系统对暴风集团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进行调查,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对此,法院依法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

暴风集团出资2亿撬动52亿收购MPS

2016年3月2日,暴风科技、冯鑫及光大浸辉签署意向性协议《关于收购MP&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约定在光大浸辉与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投资”,暴风科技全资子公司)设立的特殊目的企业收购MPS 65%股权交割后,根据届时有效的监管规则,双方应尽合理努力尽快进行最终收购,且原则上最迟于初步交割完成后18个月内完成。

2016年3月11日,暴风投资与光大资本签署了《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与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关于共同发起设立新兴产业并购基金之合作框架协议》,拟共同发起设立产业并购基金。基金名称为光大—暴风新兴产业并购基金,基金形式为有限合伙企业,光大浸辉为执行事务合伙人。

此外,基金设投资决策委员会,是合伙企业决定项目投资的最高权力机构,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3名,暴风投资推荐1名、光大资本推荐2名。投资决策程序由双方另行约定。

2016年3月18日,暴风科技发布《关于对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增资的公告》。公告显示,暴风科技及暴风投资拟以自有资金对上海浸鑫增资人民币7250.00万元。增资完成后,上海浸鑫出资额由1000.00万元增加至3亿元人民币,其中,暴风科技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出资人民币6000.00万元,暴风投资作为普通合伙人认缴出资人民币1500.00万元,光大浸辉作为普通合伙人认缴出资人民币2.25亿元。

2016年4月19日,暴风科技发布《关于变更暴风投资对上海浸鑫(有限合伙)出资额及公司对上海浸鑫(有限合伙)增资的公告》,公司拟将暴风投资作为普通合伙人认缴上海浸鑫的出资额由人民币1500.00万元变更为人民币100.00万元。

同时,暴风科技、暴风投资、光大浸辉、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群畅”)及其他有限合伙人拟签订《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限合伙协议》。协议约定,暴风科技以自有资金对上海浸鑫增资人民币1.40亿元。上海浸鑫目标募集资金为人民币52.03亿元,本次增资完成后,暴风科技作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合计认缴上海浸鑫人民币2.00亿元出资额,暴风投资作为普通合伙人合计认缴上海浸鑫人民币100.00万元出资额,光大浸辉作为普通合伙人认缴上海浸鑫人民币100.00万元出资额,上海群畅作为普通合伙人认缴上海浸鑫100.00万元出资额,其他有限合伙人合计认缴上海浸鑫人民币50.00亿元出资额。

据公告披露,有限合伙人还有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爱建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嘉兴招源涌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冠军昆泰(赣州)投资有限公司、贵州贵安金融投资有限公司、上海隆谦迎申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深圳科华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鹰潭浪淘沙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光大资本、上海杏奈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2016年5月24日,暴风科技发布《关于与MP&Silva Holding S.A.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的公告》与《关于产业并购基金进展暨对外投资的公告》,上海浸鑫近期完成对MPS股东持有的MPS 65%股权的收购,并于2016年5月23日完成交割。

公告显示,MPS主要从事媒体转播权管理,经营全球重要体育专业联赛的媒体转播权以及分销协议,并开展一系列体育转播权合作项目,以及购买并持有多个体育产权等。同时,还开发其他互补的战略性产品,如数字化产品和赞助等。

2016年6月4日,暴风科技发布变更证券简称公告。公司于2016年6月3日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变更证券简称的议案》,同意将公司证券简称由“暴风科技”变更为“暴风集团”。

被指担任收购MPS财务顾问 中金公司回应“不予置评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有市场人士指出,在上海浸鑫跨国收购MPS过程中,暴风集团和光大资本专门重金聘请了业界顶尖中介机构来协助完成此次交易,其中中金公司担任财务顾问。

中国经济网记者针对是否介入收购MPS交易并担任财务顾问电话采访了中金公司,对方回应 “不予置评”。

另外,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发现,暴风集团2016年管理费用大增。2016年年报显示,暴风集团管理费用为2.86亿元,较2015年同比增长85.28%。暴风集团称,管理费用增长主要系提高员工薪酬水平,新增办公地点房租、聘请中介机构以及股权激励费用等增加所致。

暴风集团于2015年3月24日登陆创业板,发行价格为每股7.14元。暴风集团上市时披露的公告书显示,暴风集团的发行费用总计4778.58万元,其中支付给保荐机构——中金公司的承销保荐费用就达到了3980.00万元。

中金公司在对暴风集团的发行保荐书中称,发行人属于互联网视频服务行业,是国家新兴文化产业及信息服务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该行业近年来处于高速成长期。发行人已在中国互联网用户心目中塑造了良好的品牌形象。发行人拥有创新能力、研发能力和管理能力,且发行人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实施能够进一步促进发行人业务的发展和提升。

2018年6月15日,暴风集团发布《关于更换保荐机构及保荐代表人的公告》。暴风集团聘请中金公司担任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保荐机构。根据《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中金公司对公司持续督导期间至2018年12月31日止。暴风集团依据相关规定终止与中金公司的保荐协议,自公司与天风证券签署保荐与承销协议之日起,天风证券将承接原中金公司对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持续督导义务和相关工作。

此外,易界资本是上海浸鑫的跨境并购交易中的买方并购财务顾问。易界资本创始人兼CEO冯林在接受《浦东时报》记者专访时,曾就MPS股权收购案细节以及易界模式进行了阐述。据该专访文章,易界向MPS推荐了有光大资本和暴风科技背景的并购基金上海浸鑫作为潜在投资人参与MPS的并购谈判流程,并正式担任上海浸鑫的跨境并购海外独立财务顾问。上海浸鑫与MPS在伦敦第一次碰面时,就表达出要拿下对方公司控股权的意愿。

据易界官网,易界DealGlobe,始创于英国伦敦,团队成员来自全球知名的投行和投资机构。易界依托线上平台、线下团队,为客户提供深入全面的跨境投融资顾问服务,包括专业的行业信息数据研究、项目甄别、估值、谈判、尽调、交易结构设计、行业分析、流程管理、融资方案设计(并购贷款、优先、夹层、劣后)、专家意见咨询、投后管理等。

上海浸鑫跨境并购MPS交易作为交易案例被展示在了易界官网交易案例一栏里。

责任编辑:常福强

世界铜王王文银两年闯A股 九鼎新材12天股价暴涨132%

威尼斯报导: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原标题:“世界铜王”王文银两年闯A股,九鼎新材12个交易日股价暴涨132% 来源:界面新闻

记者 | 陈慧东

继此前耗费3.4亿元拿下九鼎新材10.23%股权后,“世界铜王”王文银再斥资11亿元收购九鼎新材股权,这次他的目标是九鼎新材的控制权。

据九鼎新材8月4日晚间公告,公司近日接到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顾清波的通知,顾清波与深圳正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正威集团)、王文银于2019年8月4日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及《补充协议》。

根据相关协议,顾清波将持有的6500万股九鼎新材股份转让给正威集团或其指定第三方,正威集团对应支付转让价款总额11.53亿元。

上述股份变动后,顾清波及其一致行动人江苏九鼎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江苏九鼎)合计持有九鼎新材6333.09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9.05%;西安正威合计持有九鼎新材99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78%,成为九鼎新材控股股东,九鼎新材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王文银。

九鼎新材实控权的接盘者正威集团实力不菲。正威集团官网信息显示,正威集团是以电子信息和新材料完整产业链为主导的高科技产业集团,在金属新材料领域位列世界第一,近年来大力发展产业投资与科技智慧园区开发、战略投资与财务投资、交易平台等业务。

据界面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自2013年后,正威集团从未缺席过《财富》世界500强的席位,且排名不断上升。2019年,正威集团名列《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第119位,排在中国电信、阿里巴巴等公司之前,实现总营收763.631亿美元。

在2016年之前,正威集团曾一直表示“不上市”,因此有着“最低调世界500强”之称,而在2年前,这家贵金属巨头就曾稳步部署入主九鼎新材。

2017年,九鼎新材引进战略投资者正威集团子公司西安正威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正威新材),据公告,正威新材受让九鼎集团3400万股股份,转让完成后正威新材持有九鼎新材10.23%的股份,交易作价3.4亿元。在上述交易中,正威新材同意向上市公司提供10亿元借款,借款利率为零、期限为5年。但九鼎新材近两年财报显示,截至目前,这笔巨额借款还未落实。

值得注意的是,正威系已实际参与上市公司的运营管理。2018年2月,王文银成功当选九鼎新材新一任董事长。此外,正威集团还向上市公司派驻了另一位董事张舒和一名监事张竹峰,在六个非独立执行董事中占据两席,远超其占股比例。

财报显示,主营玻璃纤维及其深加工制品产研销的九鼎新材,近年来业绩一直游走在亏损边缘,“保壳”也持续作为该公司的生存关键词。上市十余年来,九鼎新材仅在2007年实现净利润超过0.29亿元,其余年份净利润均低于0.20亿元,2013年,该公司净利润低至175.69万元,2017年,净利润为-318.50万元。

上市11年后的2018年,九鼎新材实现总营收10.71亿元,相比2007年的总营收额4.57亿元增长一倍多,而净利润仅为0.19亿元。

此外,九鼎新材存在较重的债务负担。2018年年报显示,该公司一年内需要偿还的债务及借款总额为6.02亿元,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1.24亿元。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正威系入主九鼎新材的真实目的,有可能是将集团旗下新材料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存在借壳上市的目的。

界面新闻记者就上述说法于8月5日致电九鼎新材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称董秘正在出差,记者将采访提纲发送至公司公开邮箱,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8月5日,九鼎新材开盘涨停,一度收获4连板,收盘时涨幅回落至1.66%。自7月18日以来,九鼎新材在近12个交易日股价实现阶段性涨幅达132%。

龙虎榜数据显示,游资在推动九鼎新材连日暴涨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其中不乏顶级游资。8月5日,营业部合计卖出九鼎新材8729万元,其中,国泰君安北京金融街卖出2536万元;华鑫证券深圳益田路卖出1545万元;国泰君安广州东风中路卖出1429万元;国泰君安南京太平南路卖出1321万元;西藏东方财富拉萨东环路二证卖出1190万元。

买入方面,8月5日,营业部合计买入九鼎新材1.20亿元。其中,华泰证券圳益田路买入5360万元;国融证券呼和浩特如意西街买入1846万元;国联证券杭州飞云江路买入1402元;国泰君安广州东风中路买入1399万元;西藏东方财富拉萨东环路二证买入1383万元。

责任编辑:常福强